18岁成了代孕妈妈,几年后,她发现一个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男孩

      浏览:

“呵呵呵,咱家洋洋还这么小,这些题目又这么深奥,他能回答出来,姥姥已经觉得很天才了呢。”

“嘻嘻,还是姥姥懂得欣赏我……”洋洋趁机赖进于芬怀里撒娇。

“妈,你还护着他!”顾欢瞪了儿子一眼。

“欢欢,洋洋从小在美国长大,我们半年前才回国,他的中文成绩不好也是正常的,你别给孩子太大压力。”

于芬将洋洋抱紧怀里,并不是她溺爱外孙,而是她明白,他们祖孙三人这些年活得比谁都艰难。

“好,他中文不好情有可原,那他的英文成绩呢?”

顾欢一边说着,拿起茶几上另一张考卷,念道:“美中不足,用英文怎么写?他写成:American-Chinese-not-enough!

妈,这臭小子在美国长大,居然还讲一口中式英语,这是要气死我吗!”

嘤嘤嘤~~洋洋嘟着嘴儿,颤颤着缩进姥姥怀抱。

顾欢看了一眼下一句,更是气得吐血,咬着牙:

“还有,班长,英文他居然写成:Class-long!厉害了顾洋洋,long是长的意思没错,可是班长的长,和长短的长有很大的区别好吗!”

“呵呵呵,这不还是中文题么?咱家洋洋怎么这么可爱呀?”于芬听了都不禁笑起来,“欢欢,孩子还小,慢慢教啊。”

“还小?他都五岁了,明年就要正式进学校念书了!中文这么混乱,我担心他什么课都学不好……”

“都怪我,要不是当年我病重,你也不用为了我专程去美国医病……”

于芬深知当年苦了女儿。

虽然女儿始终都不肯说医病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甚至连孩子的生父是谁也绝口不提。

但于芬知道,这些年女儿受了不少委屈。

“妈,你的病不是好了么,我不许你再说这些事了。”

当年,她在美国产子,母亲在美国治病,几年下来,当初那五百万早已用得一干二净。

可看到母亲康复,她觉得这一切都值得!

每当看到儿子一天一天长大,经常中英文夹杂说话,语系混乱,她回国的心就越发强烈。

幸好回国半年,她纠正了儿子不少错乱的字音。

才让儿子现在能说一口简单流利的中文。

“嗯,我不说了,我就期盼你和洋洋都能快快乐乐的,一起等你爸出狱……”

于芬每每说到这里,都泪眼模糊。

“姥姥不哭哦……洋洋答应会乖乖的……”

小包子伸出柔嫩的小爪子,轻轻帮姥姥抹去眼泪。

顾欢喉头有些哽咽,握紧手中的考卷。

她深深明白,必须要更努力的工作挣钱,才能给儿子更好的未来。

才不会枉费当年她私心留下这第二个儿子……——

是夜。

“顾欢,酒会开始了,你到哪了?”

“李总,我在酒店楼下了,很快就上来。”

“好的,直接上3楼,我等你。”

顾欢挂完电话,仰头望了望眼前的奢华建筑。

几个烫金的大字映入眼帘:

夜魔帝国酒店。

这酒店是A市的标志建筑。

也是她回国半年,在公司同事口中听到最多的字眼。

没想到今晚李总会要她来这里应酬。

一想到优厚的奖金,她立刻打起精神来。

为了能让母亲和洋洋过上更好的生活,她必须要挣更多的钱!

她握紧手袋,在经过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时,

顺道停下来,看了一眼车窗玻璃里倒映出来的自己,顺便整理一下仪容——

一头乌黑的长发挽成一丝不苟的公主发髻。

轻描淡写的妆容也无懈可击。

唯独今晚这身黑色削肩晚礼服有点儿不对劲。

唔,她对着车窗整了整礼服……

一会儿,这才满意地看着车窗镜子里映出来的自己。

大方得体。

ok,搞定!

深吸一口气,正当她准备对车窗挤出一个自我鼓励的微笑时——

车窗玻璃竟然奇迹般地自动缓缓下滑……

顾欢石化!

挤出来的微笑僵在半空!

怎、怎么车里面居然有人??

她的脸一下子青红交错!

车窗全部打开来,露出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庞。

棱角分明的轮廓,泛着一丝嘲笑的清冷。

深邃的眸子慵懒扬起,掠过一丝妖孽,直直望进顾欢的瞳孔之中!

她指尖一颤。

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好俊美的男人!

“小姐,这里不需要‘服务’。”

男子特意加重“服务”二字,透着讥讽的味道,不屑地瞥了她一眼。

尽管这家伙眼神鄙夷,可该死的,低淳的嗓音却如破空羽翼般,猝不及防地撞入她的心怀,好听到令人沉醉!

甚至,还有些许熟悉感……

遥远、陌生,却又有着仿佛在哪里听过那般。

她的心脏猛然跳漏一拍!

然而——

服务?

顾欢这才回过神来!

瞪大眼睛,怒火立刻冲上脑门。

这家伙说什么?

服务?!

谁都听得出这话里的嘲讽意味!

尽管他声音再好听,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她恨不得撕烂这张俊美的嘴脸!

这家伙当她是什么?!

羞辱感让她气得瞬间满脸涨红!

去你妹的服务,你才服务,你全家都服务!!

本想朝他怒吼,转念一想。

她咬咬牙,依旧维持好得体的表情,朝他假惺惺地甜美一笑:

“喔?先生看来误会了,我是来‘寻求服务’的呢!”

一边说着,她一边故意也用鄙夷的眼神上下打量他几眼。

还夸张到作势从手袋里拿钱,一副姐姐我买服务的样子。

凉凉的话音,高傲地回讽着,“啧啧,真是可惜啊,先生你看来还不太符合我的标准呢!”

哼!敢讥讽她,那她也不会客气!

长得帅又怎样?

嘴巴这么毒,真是可惜了一张脸。

男人显然并没有因为她挑衅的话语,而露出愠怒的神色。

只是冷冷地挑了挑眉,抿唇道:“正好,不三不四的女人我也不喜欢。”

不三不四的女人?

他竟敢说她是不三不四的女人?!

她瞪大眼睛,死死瞪着这个男人!

很好!

他一次又一次地挑战她的修养!

她握紧拳头,脸色有些铁青。

特么什么叫不三不四的女人?

她今儿是走了什么霉运?

不过是借了一面车窗当镜子照了照,整了整衣服!

就活该被这无礼的男人羞辱么?

顾欢看着这男人一张千年不化的面瘫脸。

气得牙痒痒!

这厮仿佛喜怒哀乐从不曾在他英俊的脸庞上出现过那般。

书名:《曾缌页之奈无下》

未完待续

友情推荐

“轰隆隆!”

工业园区的上空,突然电闪雷鸣起来,无数道银蛇舞动,在工业区外的警察,围观的群众,还有工业园区内的狂风等人,此刻全都惊愕的望向天空。

好好的天气,怎么突然就打雷了,没有一点征兆,而且这雷也太奇怪了,竟然只是在工业园区上空这么一小块地方闪现。

“该死的,打什么雷嘛。”

许晴缩在角落里,抬头看着上空的雷电,咬着嘴唇骂道,刚刚她偷偷的伸出头观察那些军队战士,被这突然出现的雷声和闪电给吓到了。

“轰!”

一声巨大的雷鸣声响彻苍穹,一道闪电的白光刺痛了工业园区外的人的眼睛,在这些人的注视下,这道闪电劈在了刀楼上。

闪电进入刀楼,秦宇四人只感觉脸上麻麻的,那是电因子的吸力造成的,在四人的注视下,这道闪电直接劈中了镇龙柱先前的位置上。

“三雷降,阴阳再逆转。”

看到这道闪电,秦宇脸上不但没有担忧,反而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三雷降下,意味着龙脉翻身,再次从阳龙转回到了阴龙。

当第三道闪电降下后,工业园外的人发现原本还电闪雷鸣的苍穹又恢复了群星璀璨的宁静,要不是看到身边人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众人几乎都要怀疑刚刚看到的闪电是幻觉。

“成了。”

秦宇左手握了握拳头,整个人终于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转身,顺着来时踏着的步伐走下去。

当秦宇的脚接触到地面时,整个人突然顿住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顺着脚底涌入他的身体。

这股气息秦宇不陌生,当初在铜钹山的时候也遇到过,正是龙脉特有的龙气,这源源不断涌入的龙气,不但没有因为秦宇身上的龙怨而排斥秦宇,反而又从秦宇的身体往外慢慢散去。

秦宇双眼闪过亮光,这入体的龙气缓缓的从他的体内向他身躯气场蔓延,竟然在慢慢的蚕食他身上的孽业。

秦宇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本人气场最外面那道红色的光晕再慢慢的减弱,半响之后,红色的光晕彻底变成了透明,还隐隐壮大了他的气场。

秦宇的脸上露出喜色,这真的算是一次意外之喜,没想到帮助龙脉解封翻身,竟然还会因此得福把身上的孽业给消掉了。

其实倒不是龙气有消化孽业的作用,主要还是因为秦宇的孽业本身就是因为龙怨得来的,而龙气却是化解龙怨的最好的办法,只是一个人如果身上有龙怨,龙气根本就不可能接近他。

秦宇脚下会涌入龙气是因为这条龙脉的龙灵为了感谢秦宇的破封之恩,强行控制龙气涌入秦宇的体内。

孽业化掉,秦宇只感觉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就像身上突然少了一个无形的枷锁,最近不管怎么修炼也不怎么增长的念力竟然也一下子增长了许多,瞬间达到了二品相师的瓶颈。

秦宇相信只要再修炼一两个月的时间,他就可以跨入三品相师的境界,这个结果还真是他一开始没有想到的。

……

“咦,老头子,你今天怎么舍得出来走走了,平时不是最喜欢呆在书房的吗?”

“哈哈,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一下子心情变得很舒畅,出去透透气去。”

离着工业园区不远的一栋小区房子内,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笑呵呵的牵着老伴的手散步在小区内。

……

“木木,你不是肚子疼吗,躺床上别乱跑,肚子疼要好好休息。”

18岁成了代孕妈妈,几年后,她发现一个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男孩

“妈妈,我肚子好了,突然就不疼了。”

一个小女孩扑进一位少妇的怀里,露出两个小虎牙,笑的很甜。

“真不疼了?不会是骗妈妈吧?”少妇有些怀疑,这刚刚女儿还躺在床上喊疼,她都准备收拾下东西带女儿去医院看看了,怎么这么一会突然就好了。

“是真的好了,不信妈妈你摸摸。”小女孩掀起上衣,将少妇的手放在小肚子上。

“好了,妈妈相信你了,既然肚子不疼了,那就要去做作业了哦。”

“啊!”

……

这一刻白云山麓龙脉覆盖的居民都清楚的感觉到整个人的心神一松,陷入了一种轻松的状态之中,整个人的身心变得愉悦起来。

这就是龙脉逆转重新变回阴龙给众人带来的好处,平时这股好处还没有这么明显的,只是这一次龙脉突然之间从阳转阴,一下子转变过来,才让众人感觉的到。

这就好像一个人把手伸进温水中,可能不会感觉到热,但要是他的手势从零度的冰水中拿出来放进温水中的,那么他就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温水的热度,前后温度反差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而眼下这些居民会感觉到身心一下变得轻松舒服,也是因为先前这龙脉被日本人搞鬼弄成了阳龙,阳龙克生人,就相当是冰水,而阴龙就相当是温水,如果没有经过阳龙带来的压抑,这些人也很难会有这么清楚的感受。

“秦先生,我们现在还要做什么?”

幽冥的素质很高,虽然震惊于现场发生的一幕幕事情,但还是没有忘记掉正事,他看了下手上的表,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没有事情了,咱们可以走了。”

秦宇笑了笑,重新把追影放回盒子,追影在秦宇脑海中也咿呀的兴奋个不停,秦宇身上的孽业化解瞒不过身为器灵的他,他也在为秦宇高兴。

四人上了地下室,幽冥询问秦宇这地下室该怎么处理,秦宇回头看了地下室的阶梯一眼,说道:

“没关系,就让它存在下去,这龙脉之灵破封后,会隐遁到龙脉的其他地方去,这里已经不可能在镇压的住龙脉了。”

风水一行中有一句话叫:水无长势,龙无长在。说的就是龙脉其实是一直在变化的,这种变化有龙脉本身的原因,也有外界的原因,一条龙脉不可能一直不变,所以说这世上其实没有什么永远的风水龙脉宝地,只能说还没有到龙脉变化的时间罢了。

“出来了。”

许晴等待了许久,终于发现前面那些军队战士出现了变动,许晴俏脸贴在墙上,只伸出半张脸,左眼露在外面盯着前方。

咦,这四个人怎么没穿军服,奇怪,这两个头上套着黑套子的应该就是恐怖份子了,为什么大大方方的提着枪走出来,这些士兵也没有一点反应?

许晴的俏脸上写满了困惑,不是说这些士兵是来抓捕这两个恐怖份子的吗,怎么任由两人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还有另外两位男子,应该就是人质了,怎么脸上没有一丝被劫后的惊悸神情。

眼前的一切告诉许晴,这中间一定有蹊跷,虽然没有上过一线,但许晴还是警校毕业的,这点推断力还是有的。

“难道这所谓的恐怖份子和人质事件是这些人一手策划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真的恐怖份子。”一个大胆的猜测在许晴的心中形成,看到两个恐怖份子打扮的男子进了一辆黑色面包车内,许晴赶忙眼睛死死的盯住另外两个男子,想要记下他们的面相。

幽冥前脚刚踏上车门,突然转头朝着许晴所在的方向看去,许晴急忙缩回头去,拍拍胸脯,“这男的好敏感,竟然能感觉到我在看他,隔着这么远应该没看到我吧。”

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如果背后有一个人一直盯着你,哪怕你没有转头,都会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而许晴刚刚就是因为目光一直盯着幽冥,被幽冥感觉到了。

“应该没发现我。”

许晴拍了拍胸脯,安慰了自己一句,正想再伸出头去偷窥下,这头刚一露出去,就慢慢的缩了回去。

一杆冲锋枪的枪头顶在了她光洁的额头上,许晴眼睛往上看了眼这把枪的主人,脸上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说道:“是自己人,咱们是自己人。”


参考资料

更多推荐